今天是2019年11月24日 星期日,欢迎光临本站 

常見問題

專項督查,將環保執法高壓態勢進行到底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5/26     浏覽次數:    
  3月15日,環保部聯合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東、山西6省市爲期一個月的空氣質量專項督查告一段落。來自環保部通報的信息顯示,這項行動已督查將近6000個部門、單位和企業,發現了2000多個問題,推動解決了一批突出環境問題。

  2月15日,環保部聯合6省市拉開了空氣質量專項督查的大幕,環保部部長帶隊凸顯這次督查不同以往。

  “問題清單已交地方政府整改落實,並將整改落實情況向社會公開,環保部將繼續盯住不放。另外,將通過梳理這些問題,倒追地方政府責任,發現責任問題多的,將視情況采取約談等措施。”環保部部長陳吉甯透露,年內環保部還將開展1至2次區域專項督查,保持執法高壓態勢。



  向薄弱環節發力

  循著刺鼻的硫化氫氣味,溯源追根,督查人員仔細查看著洗氣塔和洗氣廢水循環池設施運行情況;在企業鍋爐房內,查看著近期鍋爐負荷及氮氧化物在線排放數據,對數據進行詳細比對……陳吉甯一行到達石家莊後,便直接驅車趕往位于石家莊新樂市的河北新化股份有限公司,調查重點汙染企業無組織排放問題。

  國家城市環境汙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認爲,采暖季一直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空氣重汙染的高發期,特別是12月份和1月份。“僅采暖季,重汙染日對全年PM2.5濃度的貢獻率就超過3成,所以一季度的空氣質量至關重要,它的好壞直接影響到全年空氣質量的改善率;另一方面,近年來全國特別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空氣質量的改善在非采暖季較爲明顯,采暖季則不明顯甚至沒有改善,還需要各地下大力氣尋找真正的症結所在,對症下藥,實現‘冬病夏治’。”彭應登說。

  讓問題水落石出

  “這裏有多少家這樣的企業?你們的工藝水平如何?企業效益怎麽樣?有沒有上環保設施?”……在石家莊沃爾森板業有限公司,陳吉甯詳細了解該區域內矽酸鈣板行業的工藝水平和環保設施情況。

  石家莊市各縣的特色産業,大多規模小、工藝差、環保設施不足。那些超標排放嚴重的“散亂汙”企業,是大氣汙染防治工作中難啃的硬骨頭。

  沃爾森板業有限公司對面,是一家大門緊閉的石膏粉企業。督查人員踏著地上厚厚的石膏粉塵走了進去,簡陋的車間內,原始的粉磨機器上被厚厚的一層鏽迹包裹,車間地上更是被大量粉塵覆蓋。幾個工人自稱正在進行設備檢修,全身上下同樣落滿了白色的粉塵。“這麽落後的工藝水平,企業的競爭力在哪裏?這樣的企業不退出,好企業不會進來,好環境也很難實現。”陳吉甯說。

  VOCs是PM2.5和臭氧形成的重要前體物,也是當前大氣汙染治理的難點和薄弱環節。在此次專項督查中,陳吉甯著重關注了VOCS排放重點行業的汙染排放和治理現狀。走在華北制藥有限公司發酵車間前的道路上,陳吉甯表示,“幾十米的距離內就能聞到不同的氣味。企業要盡快著手VOCs的治理工作,力爭從源頭上實現減排”。

  從2016年10月份開始,石家莊市空氣質量出現大幅下滑,2017年前兩個月份各項主要汙染物指標均不降反升。陳吉甯認爲,這裏面有氣象等客觀原因,更主要的是壓力傳導不夠、縣鎮一級問題突出,管理粗放、“散亂汙”企業紮堆、重汙染天氣應急響應不落實等問題尚未解決。“希望通過這次督查,一方面讓各種問題水落石出,充分暴露;另一方面,重點抓住區縣這個關鍵和薄弱環節,傳導壓力,夯實責任,真刀真槍地把暴露出來的問題解決好。”

  探索機制

  晚上十點半剛過,督查小組成員盧溫龍發動了汽車。從2016年9月開始,每周3次,這已成了他的習慣。“這是鶴壁市的環保夜查行動,環保局給它取了個名字,叫‘零點行動’。說是子夜24點開始,其實我們每次都要提早到位。”盧溫龍對記者說。

  在2月22日的零點行動夜查中,督查小組組長趙樹林率隊來到鶴壁煤電有限公司化工分公司,發現應急池水位偏高,並傳來陣陣惡臭。趙樹林現場查實該企業存在將儲存在應急池內的廢水未經處理直排園區汙水處理站的違法行爲,立即約談了企業值班負責人,並取樣監測。目前環保部門已立案查處。

  記者從環保部了解到,此次專項督查聚焦了7個問題:第一,重汙染天氣的應急預案落實情況。例如,有沒有把一些不存在的企業放在了應急預案裏,企業是否了解怎麽執行應急預案。第二,網格裏“小散亂汙”企業情況。京津冀地區,尤其是區縣及其交界地,存在大量“小散亂汙”企業,通過此次督查摸清情況,爲下一步治理打下基礎。第三,了解和督查這些地區小鍋爐淘汰及改造情況。第四,督查重點企業達標排放情況。第五,現場檢查重點企業在線監測設備是否存在造假問題。第六,核查企業是否切實落實冬季錯峰生産。第七,督查區域揚塵問題。北方地區尤其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揚塵問題很突出,對PM2.5影響較大,要督促地方采取措施切實解決揚塵問題。

  “通过持续督查,防止地方保护主义抬头。更重要的是帮助地方出谋划策,建立起大气环境保护的机制”,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看来,此次专项督查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无论怎么强调环境保护都不过分”。“相信此次专项督查会对攻坚期大气环境质量的提升起到促进作用。”常纪文表示。(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曹红艳 实习生 顾桥孜)“要督查,更要倡导自律守法”

  “我已經一年多沒有雙休日了,就算休年假,單位有事也是隨叫隨到。”督查員陳愛利告訴記者,對京津冀地區的空氣汙染問題,環保部持續高壓態勢,他們的工作強度明顯增加,“一個督查任務接一個,那是家常便飯”。

  除了奔波在第一線的督查員們,記者前往河南省焦作市環保局采訪時,發現各個科室的辦公人員都在隨時待命。“我們不能休息,一旦有突發問題,就需要我們應急處理。”焦作市環保局汙染治理科科長喻國強說,“今年過年,我就僅有初五一天休假,中午還在丈母娘家吃飯,接到電話立馬回來辦公”。

  通過陳愛利們、喻國強們的加班加點,環保督查取得了一定成效。據環保部通報信息顯示,在3月15日結束的2017年第一季度空氣質量專項督查中,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東、山西6省市18個督察組已走訪6000個部門、單位或企業,發現2000余個問題,並交由地方政府整改落實。

  然而,也有局內人指出這樣督查行動存在的不足。華北督查中心的方堃博士認爲,專項督查行動在短期內效果顯著,但是一旦督查組離開,許多“小散亂汙”企業往往違法複産,一些大企業超標排汙的現象也故態複萌,會繼續汙染環境。而督查行動結束後的一周,霧霾再度籠罩北京,似乎也印證了這一說法。

  此外,“小散亂汙”企業分布廣泛、地處隱蔽,執法難度很大,而督查人員數量又相當有限。第十七督察組組長施立仁表示,每個城市的督查組共有18名成員,即使以三人一組的小分隊形式展開暗查或夜查,能夠督查到的對象和整治名錄上的企業數量相比也是寥寥可數。對此,第十六督察組組長馬勇華認爲,在現有督查方式下,該矛盾難以攻克,“我們只能盡可能科學規劃線路,提高督查的效率”。

  現在的督查行動,絕大多數依靠督察員實地探訪,但僅僅用人力去督查,難免會導致長期效果不明顯和查處對象不徹底兩大問題。更多借助科技手段優化督查方法,成爲督查員們熱衷討論的話題。

  記者發現,以白天8小時的暗查行動爲例,至少有4小時至5小時花費在路途上。如果能使用在線攝像設備對整治名錄上的企業進行監控,督查效率將大大提高。方堃認爲,地方環保局甚至可以劃定區域達成公約,互相監督,實現企業和政府共同管制。“這樣一來,對環保基層公務員來說,就可以不用每天超負荷工作;對企業來說,自律和守法也將成爲常態。”方堃說。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0564-2313288
浏覽手機站